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单寻梅新闻博客资讯网

  • 首页
  • 娱乐
  • 对于一个被方丈大师逐出山门的和尚

对于一个被方丈大师逐出山门的和尚

发布:admin07-11分类: 娱乐

  一空独自一人走到山门的时候,脑海中还浮现着那个害他被逐出山门的女子的模样,特别是那双透着冷意的眸子,夹杂着轻蔑与嘲笑。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便是一空的体会,如果说一空不恨那名女子,恐怕连一空自己都不相信,偌大的通明寺,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替他求情,更没人出来送送他,这叫一空倍感心寒。

  回头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通明寺,视线移到山门上那三个金光灿灿的大字上,一空僧袍一甩,径直跪下缓缓磕了三口响头。

  “别了,十七年的家。”一空说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其实,一空是带着遗憾离开双乳山的,静仪算是一空长这么大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一个,如今离开通明寺,也不知何去何从,更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罢了。”一空兀自嘀咕道:“我已不是佛门之人,静心庵对我也会有所芥蒂,若是找到静仪,日后传扬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会造成影响。”

  对于一个被方丈大师逐出山门的和尚,还指望通明寺给他发放路费吗?这简直是痴心妄想,从古自今从未听说过那个和尚有这等待遇。

  突然,一空想起水浒传那个花和尚鲁智深,当初他只因多吃了几口肉,多喝了几碗酒之后打人,这才被赶出山门。

  联想自身的遭遇,一空觉得自己比起花和尚鲁智深还不如,人家大鱼大肉,活得逍遥快活,要说一空被逐出山门,罪魁祸首只是一块西瓜皮,悲催啊!

  一空的肚子不受控制的咕咕直叫,这会儿离午斋时间刚到四个小时,许是一空一直徒步的原因吧。

  路过一个小村子的时候,一空在农户家里讨了口水喝,临走的时候农夫还给了一空几根黄瓜,一空念了好一阵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才接着赶路。

  走在公路上,一空一边啃着黄瓜解渴,一边茫然的看着身边疾驰而过的车流,对他而言,大都市的一切都很新鲜,甚至是陌生。

  夕阳下,一个孤独的影子拖得抽象,蜿蜒曲折的公路通向远方,脚下的路还很长很长,一空的脚步一直没有停下……

  城郊,一个浑身散发出汗臭味的和尚站在一家名为麻辣川菜的餐馆前,眼睛死死盯着餐馆里面,喉结连连耸动。

  一空沿着公路走了三天三夜,沿途只吃过一次饱饭,与前面几次不同的是,这次一空没有直接进门化缘。

  之前,一空在前几家餐馆化缘,结果简直出人意料,餐馆老板不但没有可怜一空,相反直接赶人。

  经书里,唐三藏前往西天拜佛求经那种人缘,一空一点边也没沾上,一空满脑子问号:“难道贫僧被逐出山门,连佛主都不保佑了吗?”

  就在一空有些悲天悯人的时候,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微笑着递给一空,道:“妈妈说,这碗面是给你的。”

  看着那张稚嫩的脸,一空顿觉心中一暖,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狼吞虎咽的吃过面,一空接着赶路。

  短短七天,却让一空觉得这次比面壁七年的时间还长,累,渴,饿,迷茫,心酸……

  种种感受掺杂在一起,如酸甜苦辣那般来得真切,让一空产生一种感觉,这段时间不是在走路,而是体验人的一生。

  现实情况跟一空想象中的生活大相庭径,就拿睡觉来说,很少有人愿意留宿一空,甚至给他白眼,所以他不得不尝试风餐露宿。

  近半个月下来的经历,让一空受益匪浅,收获的巨额财富,如果硬要用金钱去衡量的话——无价。

  一空来到嘉江市郊区的时候,是一个凉爽的夜晚,天空皓月高悬,星星闪烁着寸芒,大地披着银装,世界的气氛宁静而和谐。

  公园里,晶莹的露珠点缀着花花草草,些许虫鸣声清脆而嘹亮,忽而拂过一阵清风,哪怕处在睡梦中的人,都会清醒过来。

  一空兀自坐在花园内的石凳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夜空的星星,一手捻着佛珠,一手摸着呱呱直叫的肚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借助月光,依稀可以看到角落里那个黑影,抽泣声就是那传出来的,从音质上分析,抽泣之人是女性。

  从女子的抽泣声中,一空猜测那人定有委屈,或者说无助,出身佛门的一空,遇到这种事定会上前问个明白。

  救人于水火之中的念头一上来,便让一空暂时忘了饥饿,脚下的速度也不由得快了几拍。

  “女施主,见你哭成这番模样,莫非遇到什么难事了?”一空在黑影三米外停了下来,他知道人到了晚上,心理和生理都是最薄弱的时候,要是走近了,难免吓到别人。

  一声刺耳的尖叫响起,那个黑影微微晃动着瘫倒在地,饶是一空想得周到,还是把人吓到了。

  “女施主不必惊慌,贫僧没有恶意。”一空不慌不忙的道,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要心中有佛,被人逐出山门又如何!

  “出家人不打诳语。”一空双手合什,身体微微一倾,目光从黑影身上移开,给人的感觉是四个字——人畜无害。

  终于,一空看清了女子的模样。眼前呈现出一张涂抹着粉底,化着淡妆的脸,谈不上漂亮,倒也不难看,属于中等美女。湿润的泪痕,一中标志的校服,说明她的身份是一名学生。

  就在一空打量女子的时候,她似乎也在打量一空,不知道为什么,她眼中的焦虑之色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浓了。

  “女施主,你到底遇到什么难处了,说出来无妨,看贫僧能不能替你排忧解难。”一空淡淡的道,模样非常认真。

  “没……没事。”女子目光闪烁,强笑道:“我们学校作业太多,学习压力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谢谢大师好意。”

  尽管女子掩饰得很好,一空还是捕捉到她神情中的慌乱,她发红眼眶中闪烁着的泪花,向人传达着她的无奈,甚至夹杂着浓浓的恐惧。

  “这位女施主肯定有事隐瞒,越是如此,我越要问个清楚。”一空这样想着,急道:“女施主,你肯定有事!而且是火烧眉毛的大事!如果你信得过贫僧,就把你的难言之隐告诉贫僧,贫僧保证不会泄露半句。”

  “这……”女子迟疑片刻,这才颤抖着双手从兜里掏出一支女士香烟,费了好大的劲才点燃,点燃后深深地吸了几口。

  一空没有打扰女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只见她一手抚过发丝,眼神瞬息万变。她似乎在思考,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一个和尚,到底值不值得她倾诉。

  突然,女子猛地抬起头来,视线不闪不避的迎上一空的眸子,她试图在眼前那双眼睛里找到什么,可她失败了。

  那是一双不带任何杂质的眼睛,漆黑而深邃,透出的是真诚和温和,怎么看都看不出侵略性和目的性。

  “女施主,现在你可以告诉贫僧了吗?”见女子手中的香烟已经燃尽,一空这才出声道。

  月光下,伴随着清脆的虫鸣声,女子四处张望过后,这才抿起嘴来,将小嘴凑到一空耳边,低声嘀咕着什么。

  从侧面看去,可以看到一空的脸色一变再变,眉头也渐渐拎成木头疙瘩,就连手上的佛主都忘了捻动。

  谁也不知道女子到底跟一空说了什么,她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小,说着说着竟然控制不住情绪再次抽泣起来。

  待到女子把嘴移开,一空怔了片刻,视线移到女子脸上,随即一脸正色道:“女施主,你说的可是实话?”

  女子一边抽泣着,一边点头哽咽道:“大师,我骗你能有什么好处?你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一空沉吟片刻,道:“女施主,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其他的已经无济于事了,只有阻止悲剧发生,才能减少你心中的负罪感,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带我去啊!”

  “啊……”女子张开小嘴,惊道:“大师,不是我怀疑你的能力,只是我们两个人去,我怕到时候羊入虎口。”

  “女施主尽管放心,就算贫僧不行,佛主也会把你的同学救出来。”一空肯定道,目光坚毅。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2、土豆小说TXT网精心整理出全文字手打版的花都名器全文阅读,是广大处于书荒中的又不愿等更新的书友之必备网站。

  3、花都名器一品甲秀创作出来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章节由会员添加,其目的为了宣传如此优秀的小说作品和更多书友分享。

  4、请广大书友用实际行动(如:投推荐票、加入书架、宣传本书、购买实体书/vip等)支持一品甲秀大大再接再厉写出比花都名器更好看的小说。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