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单寻梅新闻博客资讯网

  • 首页
  • 汽车
  • IMF最高级别顾问委员会国际货币和金融委员会(

IMF最高级别顾问委员会国际货币和金融委员会(

发布:admin04-27分类: 汽车

  2017年4月22日,当美国财长努钦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的对谈中,说出“溢出效应(Spill over)”这个词的时候,国际观察者舒了一口气。这至少说明这位出身华尔街、从未有过执政经验的前对冲基金经理,正在慢慢熟悉国际金融体系的政治语态,而且对于推崇全球化的国际组织,措辞软化。

  在一年一度的IMF春会之前,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核心团队曾经和拉加德所代表的国际组织发生过一次“隔空叫板”。当时,IMF、世行和世贸组织联合发布报告,警告发达国家内部正在兴起的“保护主义”将威胁国际贸易,剑指提出“美国优先”的特朗普。而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以“胡扯”两字强硬回应。

  春会期间,特朗普政府官员和IMF在贸易问题上仍各执己见,但和会议前的“争锋相对”相比,双方均各已各退一步,寻找新的平衡点。

  美国是唯一一个在IMF和世行具有重大决策一票否决权的国家,也是两个国际机构最大的股东,在历史上,政策常有协同作用。但新总统特朗普的上任,不仅乐于绕开国际组织,而且公然挑衅国际组织的权威。

  在公开论坛上,当拉加德措辞委婉地提及“国际贸易前景”时,一直表情轻松的努钦,突然面色严肃。

  “我们认为,国际贸易应公平开放。”努钦回应称。拉加德追问道,“意思是对方市场开放,美国才开放吗?”努钦并未否认,翘着二郎腿的他笑称,“我们更愿意称作‘互惠’。” 但这种“有条件”的自由贸易,与IMF所推崇的理念并不相符。

  IMF最高级别顾问委员会国际货币和金融委员会(IMFC)主席、墨西哥央行行长卡斯滕斯坐在拉加德和努钦公开对话现场的第一排,全程没有笑容。就在这场对话之前,IMFC刚刚发布会后公报,和去年10月的公报相比,删去了“反对一切形式的保护主义”的措辞。面对媒体提出的“是否迫于美国压力”的质疑,卡斯滕斯的公开回应是,“保护主义的含义太模糊,与其纠结这个术语的意思,我们设法把它放在一个更积极、更有建设性的框架之下。”

  一位IMF高级官员表示,关键在于IMF等国际组织仍想将美国重新拉回多边谈判的框架中,而不是因为措辞上的“争锋相对”而陷入僵局。

  IMF和世行同时也在通过年度会议的方式,彰显各自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进一步劝说特朗普政府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并维持现有的国际管理平衡。

  世界银行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 在春会期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Bretton Woods Committee)会议上公开表示,世界银行在危机救助、减贫等方面发挥的作用,利于维护全球的稳定,也为美国经济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今年2月,美国财长努钦曾公开喊话,称IMF应该对各成员国的汇率进行“坦诚而公正的分析”,暗示或将借由国际组织的评估和仲裁,来对美国贸易伙伴进行施压。

  虽然拉加德并未直接回应美国的要求,但当媒体问及IMF是否考虑更频繁地公布《对外部门报告》 (ESR)时,拉加德直白的表示,不会。她给出的理由是,该报告基于大量的调研、数据集纳和分析,不具备频繁公布的操作性。《对外部门报告》涵盖对全球29个主要经济体的经常账户结余、实际汇率、对外贸易资产负债表、资本流和国际储备的调查分析。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都是该报告的分析对象,包括中国、德国和日本。而拉加德的回应也显示,对于美国的要求,IMF有独立的判断。

  在和努钦的公开对话中,当拉加德谦和地表示,对于基金未来的发展,作为大股东的美国有什么建议时,努钦的回应是“执行(execution)”。一贯优雅的拉加德停顿了数秒,随后委婉表示,执行往往在各国政府层面,IMF主要提出建议。这位曾经担任过花样游泳运动员的IMF总裁曾经表示,自己在面对困境的习惯是“咬紧牙关,保持微笑”。

  德国经济学家、BeyondGlobalCEO 纳薇蒂(Sandra Navidi)认为,IMF在面对大国博弈时,影响力有限,在去年刚连任成功的IMF总裁拉加德正在艰难地走着平衡木。在第一个任期聚焦于“走出金融危机”之后,拉加德需要在第二个任期更多运用外交技能,在纷繁复杂的地缘政治中维持稳定。同时,不容忽视的是,全球经济格局已经发生巨变,新兴市场在全球经济中的贡献率(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早已超过75%,但话语权上升速度仍不及影响力上升速度,早已引起对IMF代表性的质疑。IMF在试图将特朗普政府拉回多边谈判的同时,也在面临如何增加新兴市场话语权的难题。

  一位多年在华盛顿跟踪白宫动态的美国媒体表示,虽然特朗普政府在“反全球化”的措辞在软化,但在,当特朗普政府急于兑现竞选承诺之际,会简单忽略IMF等国际机构的忠告。

  和同样曾经到访IMF参加年会议程的美国前财长盖特纳不同,努钦在和拉加德的对话结束后,既没有接受观众提问,也没有在演讲后和IMF参会嘉宾寒暄,而是匆匆离开了IMF总部大楼。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