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单寻梅新闻博客资讯网

于是黄景瑜成了催化剂

发布:admin04-26分类: 军事

  【慧聪广电网】今年的综艺节目数量相较2015年翻了一倍,然而,面对近400档综艺总数的可选性,观众表现出的却是审美疲劳与心理麻木,综艺市场同质化现象严重,格局形成却难寻突破。综艺节目亟待解决原创缺失与表现形式创新等问题,尤其对于二线卫视,首先面临的严峻挑战是明星出场费和户外制作费已经昂贵得难以承受。

  综艺节目进入真人秀时代,尤其是户外真人秀霸屏,节目的制作规模已经不亚于一部影视剧,《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等明星真人秀均取得了傲人的收视成绩与口碑。然而不过几年,真人秀节目就遇到了影视剧同样的困扰,有限的明星资源的争抢以致出场费暴增,节目制作预算的天平倒向分配给艺人的资金,节目制作费用下降,盲目跟风和粗糙嫁接的节目,质量难得保证,观众对节目本身兴趣寥寥,唯有追逐大牌明星。综艺节目进入恶性循环的怪圈。

  明星出场费有多贵?顶级明星参加一季综艺节目出场费两千万起,而且,很多明星已经不再接普通节目的录制通告,使得二、三线明星的行情也紧俏起来。但节目制作完成,除了东方、浙江、湖南、江苏四大卫视平台,其他节目不管花多少钱,请什么明星,也有被湮没在周末几十套综艺节目中的巨大风险,收视与关注度并不高。

  去年,相关管理部门的“限真令”给真人秀节目的局限更多了,却也点醒了电视台,从盲目跟风,制作排场越来越大的真人秀转向寻求破局之道。今年,棚内综艺已经显现出回热趋势。上周末,安徽卫视和江苏卫视都重推全新棚内综艺节目,尤其是安徽卫视的《超级大首映》,甚至没有大牌明星,收视率也突破了1%。制片人吴聪告诉记者,以现在电视节目制作经费水准,已经不允许大家全面做户外真人秀了,只有几家资金雄厚、艺人号召力强的电视台可以做,其他的如果一窝蜂地跟上,可能会被拖死,效果也不好。

  棚内综艺是相对于户外真人秀而言的概念,最典型的节目是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但棚内综艺虽然较真人秀制作成本低,但广告赞助也相应少,同样存在被明星出场费挤压制作成本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吴聪想到利用中国火热的电影市场,他解释:“中国电影票房屡屡创奇迹,每年都有几百部电影上映,都在需求宣发平台,我这档节目为宣传电影定制,寻求共盟。这样的好处是,为了宣传电影,大牌明星肯接通告,而且,不收出场费。”

  与其他综艺将大量资金投入到争抢一线明星资源所不同的是,此次安徽卫视尝试“人气”效应。首期节目最大牌的明星是陈晓、秦岚,还请来了以网剧走红的新星黄景瑜。黄景瑜的人气新人王身份又给陈晓形成压力,激发陈晓在节目中努力表现。他很怕现场的焦点放在黄景瑜身上,这是一个大牌艺人最不能接受的,于是黄景瑜成了催化剂,让观众看到了陈晓在任何一个节目里都没有过的表现,比如主动要求吃芥末巧克力。

  制片人吴聪告诉记者,综艺节目不追逐热点是没有持续生命力的,包括《跑男》,除了常驻成员,每期节目都要找当下热度高的新人加入。吴聪说,“在我们这档节目里,你能看到浓郁的互联网气息,邀请目前最当红、人气最旺的新一代艺人,并不拘于他是正在起步抑或已经成名。因为这样的明星便宜,一个费玉清上节目要80万,新人们几万块钱就够了。融合最时鲜的话题性更易获得年轻观众的青睐,从而借助互联网覆盖面广、时效性更强的传播特点为节目本身以及前来做客的影视剧作品造势。”

  国产综艺的格局是否有望被新的原创形式突破,也许尚无法定论,但安徽卫视此举,是一种惠而不费的全新尝试。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