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单寻梅新闻博客资讯网

  • 首页
  • 国际
  •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拖欠百余万工程款有违维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拖欠百余万工程款有违维

发布:admin04-20分类: 国际

  王倩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自己对奔驰的维权与上海竞集供应商、商户的维权不应混为一谈,希望供应商与商户能将问题诉诸法律,“合理合法地维权”。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拖欠百余万工程款有违维权形象”:请诉诸法律,后悔坐上引擎盖

  “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最终以双方和解收场,2019年4月17日,西安奔驰女车主王倩(化名)与奔驰达成和解。据微信公众号“贞观”披露的和解现场采访录音,王倩认可奔驰公司提供的材料足以证明涉事车辆在售前“没有问题”。随后,澎湃新闻、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披露了换车、全额退还金融服务费、邀请车主参观德国工厂、赠送车主十年“一对一”服务、为车主补办生日会等五项内容。

  然而王倩未能迅速回到“普通人的生活”。协议部分内容被披露后,她被质疑借“补办生日会”接受奔驰巨额经济赔偿,随后其男友赵磊(化名)接受采访时表示鉴于质疑声,两人决定放弃“补办生日会”。

  更严重的质疑几乎同一时间发生。和解协议达成前后,王倩及其男友被指控在上海“欠钱不还、卷款跑路”,与其对奔驰维权时“讲道理、讲法律”的坚持相违背,指控者自称上海竞集守艺人美食城商户和供应商群体。

  根据指控者、上海相关物业公司、业主等提供的合同、协议、银行流水、物业通知等书面文件及录音、视频、通讯记录和采访,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拖欠供应商款项、与商户有经济纠纷的是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竞集”)。南方周末记者根据多份上海竞集签署的还款协议不完全统计,上海竞集应偿还的工程款数额超过百万元,与网传的近千万元有较大差距。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赵磊与王倩为上海竞集的实际控制人。根据天眼查登记资料,上海竞集的大股东是武汉竞集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武汉竞集”),占股75%,而赵磊为武汉竞集占股99%的大股东。王倩是上海竞集的监事,其母亲为上海竞集的法定代表人,占股10%。在指控者提供的一份谈判录音中,王倩承认自己也是上海竞集的实际控制人,股份“是我妈妈持有”。

  4月17日晚,与奔驰达成和解协议前,王倩与赵磊在电话中曾对南方周末记者承认上海竞集拖欠供应商款项,回应称“是公司欠的款”,但并未回应拖欠款项的具体数额。

  这意味着,若上海竞集没有清偿能力,作为上海竞集实际控制人的王倩母亲与赵磊需承担有限的清偿责任。根据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认缴金额取决于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和所占股份。上海竞集的注册资本金为10万元,按照注册资本乘以持股比例计算,这意味着赵磊的清偿责任为7.425万元,王倩母亲的清偿责任为1万元。

  但维权者并不甘心。维权商户之一上海钰汪灵餐饮公司的代理律师莫庆斌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已于2019年4月18日向上海竞集注册所在地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提交诉状,起诉上海竞集、股东上海铂峥、武汉竞集和法定代表人(即王倩母亲)。如法院立案,他将采取“刺破公司面纱”(法律术语)的诉讼策略,追责武汉竞集大股东、公司实控人赵磊与由母亲代持股份的王倩,使他们承担相应的清偿责任。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债权人如要追责赵磊与王倩,需要向法庭证明作为股东的赵磊与王倩母亲,其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混同”,即要证明股东视公司如自己的个人财产,任意从公司拿走财产归个人使用,或通过关联交易,从公司直接转账,转移公司资产。

  上海钰汪灵餐饮公司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了上海竞集公司账户的对账单。莫庆斌指出,上海竞集公司账户曾多次以“报销”、“招待费”、“办公室家具”、“工资”等名义向赵磊、王倩、王倩母亲转账。其中较大的一笔为2018年11月29日,赵磊以报销名义,从公司账户中提取了10万元人民币。

  但王维维指出,仅有以报销名义所做的大额转账不足以证明赵磊的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混同,需要证据证明与报销相对应的进项发票存在异常。

  王倩在4月17日晚的电话中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自己对奔驰的维权与上海竞集供应商、商户的维权不应混为一谈,希望供应商与商户能将问题诉诸法律,“合理合法地维权”。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